新闻报料·广告业务:0663-8272668 加入收藏  -  设为首页
  
 当前位置:揭阳新闻网 >> 文化频道 >> 揭岭风情>> 老兵许宏忠:保家卫国去参军
老兵许宏忠:保家卫国去参军

时间: 2015年05月18日 来源:揭阳新闻网 作者: 许小鸣 文/图

  

老兵许宏忠近照。

  许宏忠,男,1926年出生,揭阳榕城人。1944年揭阳沦陷后,投笔从戎,报名参加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训练班,成为中美合作所第十三训练班学员。

  现年88岁的许宏忠,是许宏声的弟弟,他与哥哥俩家都居住在揭阳榕城区八社水棉巷内,几十年来兄弟情深,他与哥哥的人生共同的特点就是当过老兵,而且同在宪兵十六团,同蹲过监狱,流放内蒙古,之后回归故乡,又一同在家乡做义工,成为邻里称赞的好人。

  揭阳沦陷我响应号召去参军

  许宏忠在家中排行老三,比大哥许宏声小5岁。1943年,18岁的许宏忠在揭阳简易师范学校毕业后,到榕城北光镇中心小学当了老师(即现在的揭阳北门小学),安身立命,生活也还过得去。可是1944年,随着大脊岭防线的全线崩溃,偏安一隅3年之久的揭阳,终于不敌日军的炮火,落入敌手。这年正月,揭阳城也被日军占领。揭阳沦陷后,日军最先占领学校,不准学校开课,教国文,学校被迫停止办学。

  许宏忠说:“日军进城后,许多商店都关门,不敢开门买卖东西了。我们也不想在日占区继续办学当汉奸,索性就关闭了学校。那些年,蒋介石提出‘一寸山河一寸血,十万青年十万军’的口号,号召知识青年从军。揭阳政府也大力宣传这句口号,并鼓励知识青年为国效力。我当时20不过的年龄,热血沸腾。于是我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决定当兵去,保家卫国,要将日本侵略者赶出去。到哪里当兵呢?当时我们探听到国民政府正在梅州蕉岭招收远征军。听到‘远征’二字,感觉很厉害,很了不起的样子,其实那个时候并不清楚什么意思,后来才知道是出国打仗。”说到这里,许宏忠笑嘻嘻的,他继续说:“年轻的时候就是拽,我和几个朋友兴冲冲前去报名。可惜到了蕉岭的时候,招兵工作已经结束了。”

  他们十分失望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正在游荡犯愁,忽然有人听说蕉岭县下面一个叫新铺墟的地方,政府在那里招兵。于是他们马上赶往新铺墟。许宏忠说:“到了那里,才知道是一个单位在招收训练班学员,这个单位名称叫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,主要招收有文化的青年。我被录取了,成为中美合作所第十三训练班学员,这是1945年2月的事。”(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,就是我们经常在各种抗战题材艺术品常听到的中美合作所,它是珍珠港事件发生之后,美国看到了中国情报技术的高超,因为事发之前,中国情报部门已经破译了日本炸毁珍珠港的密电。因害怕美国不相信中国的情报破译能力,遂将情报转交给英国,让英国通知美国,但丘吉尔为了拉美国参战,以减轻欧洲战场的压力,就故意扣押情报,致美海军成为灰烬。事后,美国军事情报机构与中国合作建立的战时跨国情报机构,其目的是中美之间加强军事情报的合作,共同打击日本。)

  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学习

  许宏忠在讲述这段经历时不无自豪,他说:“中美合作所招生是有要求的,分三个单位(等级),即学员队、学生队、学兵队;入学员队要求排长以上军校毕业才能进入;学生队要求小学以上学历;学兵队就是那些没有文化的人。我的学历比较高,进入学生队。我们进入后称为‘中美十三训练班’。那时候政府很穷,我们的一切东西都是自己就地取材解决的。那里的竹子很多,我们自己砍竹子搭建营房,睡床,连同喝水吃饭的器具都用竹筒来做。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训练班的人员毕业后,都要到各地工作。大多都是进入敌占区当特务。所以要学习的东西很多,要通过军事训练、搜集情报技能、通讯、武术训练等等。那个时候还有3位美国老师来给我们讲课,其余的都是中国老师。美国老师用英文讲课,旁边一名翻译就翻译成中文。还学习了一门称作‘秘密通信’的课程。说是‘秘密通讯’,其实现在一点都不秘密,只是用白矾水写字,写完干了以后看不出来,得用火烘或放进加了碘酒的水才能显现。美国老师则是教我们如何兑出药水写字,如何让一张看起来只是空白的纸上现出字样。你看这本书没什么内容,用某种药水一刷字就出来,没有药水的话看不出,这就是秘密通信。我们一直读到1945年日本投降,大约一年多点。日本投降后,十三训练班调到上海,我们从厦门经过,北上,到上海后,已无需抗日,从培训班毕业后,我就被编入交通警察部队第六总队的迫击炮队。整天也无所事事,有人说我在家当教师不错的,在这里闲逛算什么?我就动了回家的念头。于是辞职。”

  回乡旧业无望,再度当兵

  许宏忠回到家乡,本来打算重操旧业,就找到了他昔日一位旧交,抗战胜利后已经在霖磐中学当了校长。因为是学期中间,到了学校,朋友说没有课程可以任教,只能暂时打杂。

  许宏忠说:“在学校打杂期间,有一位同学又来怂恿我当兵,说无书可教,大男人一个蜗居那里有啥意思,不如去考宪兵。我听说宪兵不错,就去报考。谁知道却错过了考期。后来有一名叫许汉光的人不去,我就顶了人家的名字去了宪兵团,到了广州训练。十分凑巧,也是我大哥所在的十六团,我大哥那个时候已经是班长,但在部队他叫谢铨,所以我们兄弟也没有相认。1946年,还未结束训练,我们一班学员就被调到芜湖,后又进驻南京。在南京黄烈署宪兵队,负责南京汤山蒋介石别墅警卫工作。那时候国家元首出行的警卫十分严格,前沿是宪兵,第二部分是蒋介石直属部队,再是元首卫队,最后才是元首车辆。后来因为有特殊训练的经历,被调入宪兵司令部负责通讯工作,在李宗仁与蒋介石争夺总统期间,我还被调入特高组,专门监视李宗仁的行踪。后来蒋介石下野,在大校场机场乘飞机离开南京时,我也在机场担任警卫工作。那一次,目睹白崇禧、阎锡山、傅作义等高级将领到机场相送。现在忆起还唏嘘,人生事无法言表。”

  违令留下回乡

  随着国民党的节节败退,1948年,许宏忠到汕头工作不到2个月,又从汕头转道广州,到了海南,被安排在海南警察局当了文书。1950年宪兵司令部便衣组通知撤退去台湾,许宏忠不想离开大陆。他说:“那一天早晨,我还像往时一样到办公室上班,忽然外面有人说,解放军来了。局长在椅子底下被揪了出来。我站在桌子旁。他们查明身份,问局长有枪没有,局长说没有,后查出局长有一支德国手枪,就把局长打翻在地。我只是一个文书,他们并没有为难我。解放军接手警察局工作后,原来的人员都被遣散,我回到家乡,没有工作。潮安那边有一个在宪兵团一起工作过的同事,他在潮安东凤小学当校长,知道后,招呼我去他那里当了教员。第二学期,政府发了履历表,让我们每个人填写自己的履历,我和校长都老实填写当过兵的经历,结果二人都被清退了。我只好回到榕城。二个月后的一天夜里,下着小雨,我被派出所的同志抓了去,临行时,我敲我大哥的门,想拿斗笠遮雨,才发现我大哥也被抓了。我被关在兰香楼,审查我们的同志都不太认字,我有文化,就被任为学习组长,给那些审查对象记录材料。后来我被判到内蒙古兰山农场劳教4年,劳教期满后分配到林河农场,因为识字的人很少,我又吃了有文化的好处,林场安排我当了会计。1969年农场被林彪下令遣散,我们原来在农场工作的人下放到了农村,农场腾出来让知青作为军事训练点,作为备战之用。我在内蒙古农村当了十几年农民,半囚半放度过了30年。1982年,政府为我平反,赦我无罪。平反工作结束后,我立即申请回乡,这时候我的大孩子已经21岁了。内蒙古那边来调查,幸亏我大哥兄弟情浓,没有房子还答应我回来,腾出点栖身之地,我一家6口才得以回到家乡。刚刚回到家乡,什么都没有,靠儿子们捧着簸箕在新生电影院门前零售香烟为生。好在儿子们勤劳,生活越过越好。”说到这里,这位88岁的老人脸上泛起幸福的笑容。如今他和哥哥在当地是小有名气的善人,他们经历苦难,而没有被打倒,却是用苦难滋养出一颗悲悯之心,令人肃然起敬。

  (编辑:林丽静)


上一篇: 云湖古桥
下一篇: 石壁寮庵结善缘

揭阳新闻网版权相关声明:
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、出版社、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。
联系方式:news@jynews.net
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等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。联系方式:news@jynews.net
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、明显的标识,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“揭阳新闻网”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揭阳新闻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,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者,文责自负。

 
揭岭风情 更多
云湖古桥
“囊仔坐 木盛一次定”与…
“黄岐×翠”之我见
静夜箫声和茹姓
鸭背柿
资质与标准
金国治与潮汕
千斤力唔如四两命
水陆两用鞋、绿军装……一…
 
文化风讯 更多
用流行音乐唱响原味潮汕—…
2015潮学年会在汕举行
作家陈镇朝散文入编《爱在…
英歌情十载 巾帼喜扬眉—…
古代工艺品吉祥寓意
新农村舞蹈教室:为乡村孩…
篾细工精 神韵独具——陈…
我市青年玉雕艺人大放光彩
郭鹤生木雕人物立体摆件《…

网站简介 / 联系我们 / 广告服务 / 法律声明 / 友情链接 / 企业邮箱
广东省通信管理局